2019年,區塊鏈的困局和希望

發布日期:2019-02-14     信息來源:金融之家

2018到2019的時間跨度,是區塊鏈“去泡沫化”的過程。熱錢帶來的躁動不安,逐漸散去,人們開始重新審視區塊鏈的價值。新華社更直接指出,市場出清后,“產業區塊鏈”時代即將到來。

但是,經濟學家們對于區塊鏈技術未來發展方向和應用領域,卻有著不同的觀點。

在騰訊金融科技智庫出品《見證2019百位經濟學家問卷調查報告》中,關于區塊鏈的意義分歧很大,33%的經濟學家認為區塊鏈技術意義重大;32%認為意義一般;19%認為意義不大。

這背后隱含的問題是,區塊鏈技術究竟如何落地,接下來該往哪里走?

值得慶幸的是,當泡沫被刺破后,產業區塊鏈開始走上舞臺。

這是新的開始。

在這個階段,互聯網巨頭和傳統企業接棒行業主導地位,大大小小的區塊鏈技術創業公司開始嶄露頭角。從應用落地、商業模式探索到與其他前沿技術的結合,盡管遭受質疑,一路磕磕絆絆,產業區塊鏈探索的腳步從未停止。

在剛剛結束的“鋅火燎原”杭州站沙龍上,鋅鏈接創始人龔海瀚邀請螞蟻金服、趣鏈科技、云象區塊鏈、金丘科技、標準鏈、京衡律師事務所等相關負責人,共同探討產業區塊鏈的技術應用落地情況和前景。

產業區塊鏈技術應用的探討

螞蟻區塊鏈產品總監魚朋:

我認為區塊鏈有點像工業時代的蒸汽機。蒸汽機其實就是一個熱量傳遞,讓氣體能夠在封閉的狀態下產生張力、產生動力的機器,最開始的時候跑得沒馬快。任何新發明和技術都有一個發展過程,有發展路徑,區塊鏈也是類似的。

區塊鏈概念本身在技術上并沒有本質的創新,實際上延續以前的分布式技術、點對點通信技術,加上密碼學。在應用場景中做到去中心化,在數據上不可篡改等方面有優勢。

在數據時代,區塊鏈以我們的大數據作為生產資料,數據智能作為新的生產力,決定了我們必須要有一種新的生產關系。所謂的生產關系就是說在這種新的生產力的模式下,人人之間的關系還有企業上下游之間的關系該怎么整理,這就是區塊鏈的魅力所在。

2019年,隨著區塊鏈技術應用的發展,2B這樣區塊鏈落地場景。一項技術也好,一個平臺也好,主要還是解決企業從而到人的問題,滿足人的需求。

金丘科技區塊鏈戰略發展部高級副總裁劉明瑞:

金丘科技做了很多區塊鏈的實際應用落地案例,踩過很多雷。我來舉幾個區塊鏈應用困局的例子。

第一個困局是麥肯錫文章所指的,支付領域困局。以某區塊鏈支付領域公司為例,xCurrent、xVia、xRapid三種不同的產品,但用得最多的xCurrent只是一個債權,相當于白條,沒有使用到真正區塊鏈的技術。xRapid有應用區塊鏈技術,但據說只有一個二線墨西哥的財務公司在使用它的產品,這是因為在支付領域。區塊鏈不是唯一一個解決方案,有很多可替代的方案可以使成本降低,時間縮短。

而區塊鏈在供應鏈金融落地最大的問題,首先是沒有核心企業,難以建供應鏈金融的業務場景;其次如果有核心企業,其實都不一定需要區塊鏈了。

我們之前做過大米的溯源。溯源也有一些基本上我們沒想清楚的點,比如說區塊鏈可以保證數據不可篡改,但是上鏈的數據怎么能證明它是真實的?

在新摩爾定律的技術生命采納周期中,我們認為區塊鏈明顯處于早期,即Early Adopters。面對技術生命采納的鴻溝、高德納的死亡谷,我們認為區塊鏈技術至今還處于死亡之谷的左側,可能離跨越鴻溝還稍微有點遠。

無論Token價格的變化多少,我們認為區塊鏈產業化的空間確實是大,至于說這條路怎么走,怎么才能真正的做到區塊鏈產業化,我們也不知道,我們只是在尋求真理,但是我們目前還沒有找到真理。

趣鏈科技聯合創始人尹可挺:

我們把區塊鏈應用分為三個階段。

大部分公眾對區塊鏈的認識都處于第一個階段,即比特幣階段,最大的印象就是它是一個不可篡改的賬本。

第二階段是以太坊階段,我們把它定義成構建跨機構跨行業的新型模式,因為區塊鏈說到底是解決信息不對稱的技術,一個企業內部的方案往往也不會在這種分層的特別明顯,跨企業的合作在信息交付上會有一些不同承載。比如,我們今天市場上面做的比較多的,供應鏈金融里面涉及到生產企業,還有金融行業的,保險的等等,有多個行業共同參與的。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都是我們現在都在做的。

第三階段我們把它稱作趣鏈階段,是我們未來追求實現的,可能會比較遠期。

云象區塊鏈聯合創始人俞之貝:

從我們目前已經落地的案例來看,區塊鏈的商業價值目前還是處于信息層面,利用區塊鏈技術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,以此來降低業務成本和提升業務效率。與我們希望它能處理到的價值流轉層面還有一定的距離。

標準鏈創始人金海龍:

我認為區塊鏈世界的終極形態是分布式的超級計算機網絡,再小的智能產品都是分布式節點,甚至你的手機,家里的任何智能電器,只要是聯網的設備都可以是節點,每個節點自由出入,發揮各自的功能。智能硬件結合區塊鏈的特性,通過網關讓數據分布式存儲在廣泛分布的系統中,用區塊鏈邏輯解決數據所有權的問題。

區塊鏈如何賦能實體產業

問題:如何看待區塊鏈技術賦能實體產業?

魚朋:從這個方面,我們想把成本降低,研發之后所有的企業進來,成本就會降低,降低之后很多的一些企業它慢慢會結成它自己的聯盟,所以我們希望推動聯盟的發展,有了聯盟各個行業或者是跨行之間,它形成各種聯盟鏈。聯盟與聯盟之間再通過一些跨鏈的技術導向之后,對這個企業的上下游運轉效率,對企業的信用體制,金融都應該帶到從點到面,量到質的一個過程?,F在我們還不去談賦能到什么程度,而是全力推這個事情,然后幫助企業有這個意識慢慢進來,進來之后才能夠建立一個生態,慢慢往往去推進。

劉明瑞:我們覺得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,區塊鏈是一個后臺技術,僅僅靠區塊鏈是不夠的,區塊鏈必須要結合其他技術,比如說區塊鏈+數據智能,區塊鏈+物聯網,往往這種結合之后的技術創新才有可能帶來一些行業的變化。

金海龍:我覺得我們真的要賦能實體經濟的話,從技術公司角度來說,先把活干好,把這些最底層的先做好,在實際應用中,可以從需求方面挖掘,再反過來對技術提要求。

關閉合作伙伴
返回頂部
ag捕鱼王2突然开始打不死鱼 排列三绝密选号技巧 广西快乐十分高手计划 保定哪期货配资做得好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专家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好彩3 安徽快3走势图 精准平码四连肖606560 浙江20选5复式投注中奖 红马甲炒股软件